热门活动

您的位置: 首页> 热门活动

勿忘国耻 || 函电档案见证九一八事变后黑龙江的抗日斗争

来源:溪水公园 发布时间:2022-09-24 09:31 浏览次数:861次


勿忘国耻 || 函电档案见证九一八事变后黑龙江的抗日斗争


                       刘洋


1.jpg

       今年是九一八事变爆发90周年。1931年9月18日,日本帝国主义悍然发动侵华战争,给中华民族带来前所未有的屈辱和苦难。为了纪念那段不能忘却的历史,我们翻开档案,透过一件件函电,再现以马占山为代表的黑龙江军民不畏强敌,奋起抗击,维护民族和国家尊严的英雄壮举。


事变爆发,“不抵抗”政策致东三省沦陷

       1931年9月18日晚10时20分,沈阳北大营西边传来一声巨响,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拉开了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东北的序幕。九一八事变发生之前,日军在东北已经制造了万宝山和中村两起事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然而蒋介石政府置民族危亡于不顾,对两起事件置若罔闻,甚至在8月16日写给张学良的电报中称“无论日本军队此后在东北如何挑衅,我方应不予抵抗,力避冲突”。由于蒋介石政府的“不抵抗”政策,九一八事变发生之时,东北军遵从此项命令并未组织抵抗,致使短短数日,日军迅速占领了辽、吉两省的大片领土,又沿洮安——昂昂溪路北上进犯黑龙江省。此时黑龙江省主席万福麟正远在北平,军政两界群龙无首。洮辽(吉林西北)镇守使张海鹏又投靠日军宣布独立,并在日本策划下准备进犯黑龙江,局势极其危急。

2.jpg       3.jpg

       1931年9月20日,黑龙江省政府关于辽宁及长春等处中日军警于1931年9月19日发生冲突一案应严行约束不得计较事的快邮代电。电文中称“......发生冲突此不过局部问题将来自有正当解决办法......对于日韩侨民慎重保护无论彼方有无挑拨情事务即严行约束不予计较......”


江桥抗战,打响武装抗日第一枪

       1931年10月10日,时任黑河警备司令、黑龙江陆军步兵第三旅旅长、黑龙江省骑兵总指挥的马占山临危受命,代理黑龙江省政府主席兼任东北边防军驻黑龙江省军事总指挥。接到命令后,他立即率部从黑河奔赴齐齐哈尔江桥前线,指挥黑龙江省抗日备战事宜。

4.jpg

1931年10月,黑龙江省教育厅关于省政府委员兼主席职务由黑河警备司令马占山代理事的快邮代电。


10月20日,马占山在齐齐哈尔新建成的礼堂宣誓就职,犀辞告称“……倘有侵犯我疆土及扰乱治安者,决以全力铲除之,以尽保卫地方之责……”。10月22日,马占山发表《抵抗宣言》,再次表达抗日决心:“当此国家多难之秋,三省已亡其二,稍有人心者,莫不卧薪尝胆,誓救危亡……尔后凡侵入我江省境者,誓必决死一战。”

640.png

1931年11月10日,马占山通报泰来、洮南一带战况的电报。


       11月4日,日军连同张海鹏伪军在飞机、铁甲车和山炮掩护下,向嫩江桥和大兴车站发起猛烈攻击,江桥抗战爆发。马占山即刻命令守军奋起还击,日军向江桥阵地的多次攻击均被打退,又派步兵偷渡而来,亦被击退,马占山下令坚守桥头和江岸阵地。11月5日,日伪军发起猛烈进攻,守军在炮火攻击下伤亡惨烈,但仍拼命苦战。中午时分,江桥失守,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刻,马占山亲自赶到前线阵地指挥作战,守军士气大振,顽强反击,日伪军损失巨大,再次被击退。日军进攻失利,6日又调来增援部队,集结4000余人对守军防线猛攻,守军拼命冲杀,阵地几次失而复得。激战三日,日军陆空轮番攻击,终因敌我力量悬殊,马占山下令退至距嫩江桥25公里外的三间房,并在三间房继续同日军展开血战。战至 11 月 18 日,因伤亡惨重,被迫弃守齐齐哈尔,撤往克山、海伦。11 月 19 日,日军攻陷齐齐哈尔。

1.png

1931年12月5日,肇东县民众支持马占山抗战的快邮代电。电文中称:“甘愿为马主席前驱,歼彼小丑,还我国土”。

       江桥抗战马占山“以一旅之众,首赴国难”,“为国家保疆土,为民族争光荣”,从 1931年11月4日开始,至11月19日结束,仅有短短16天,在内无粮草、外无救兵,弹尽粮绝、腹背受敌的情况下以惨烈失败告终。江桥抗战打响了中国抗日有组织具规模的第一枪,吹响了中国抗日的第一声集结号。这是自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者首次遭到的迎头痛击,打击了日军进出东北如入无人之境的嚣张气焰,增长了国人的民族志气, 唤醒了民众抗日的决心和信心。


二出黑河,再举抗日义旗

       马占山江桥抗战的消息传到南京,适逢国民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有与会代表提出以大会名义电慰马占山及黑省将士,遂国民政府行政院发来勉励电报一封,却并未补给一兵一卒。

5.jpg

1932年1月30日,国民政府行政院关于表彰马占山主席抵制日军捍卫国家勉励其继续努力的电。


       九一八事变后,蒋介石政府发表《中央告全国同胞书》、《国府告民众书》两份文告,一不言动员民众,二不言出兵抗日,重弹“以文明对野蛮”的老调,采取的唯一措施,就是将这一事件“诉诸国联”,幻想国际联盟能够主持公道。1932年2月,马占山因弹尽援绝而被迫接受伪满军政部部长一职,并就任伪黑龙江省省长。

6.jpg

黑龙江省教育厅关于日军炮轰北大营事已由外部向日本政府提出严重抗议要求立撤日军并电达国际联合会快邮代电


       1932年4月7日,马占山逃脱日军监视,发表佳、文两电宣布反正。在电文中揭露了日本军国主义者扶持伪满洲国的阴谋,同时还公布了日本吞并中国东北的计划。马占山二出黑河,再度揭起抗日义旗,积极组织抗日救国军继续抗日,再次得到了群众的广泛支持,广大民众团结一致、上下一心,共同抗敌以求生存。马占山二出黑河虽然又以失败而告终,但其组织的义勇军队伍的余部为黑龙江省此后成熟的抗日武装形成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2.png

1932年4月19日,黑龙江省政府主席马占山关于明确抗日宗旨事的快邮代电。电文中称“......一面将四十余日所得日人亡我欺世之阴谋详尽公布,一面布置军事规复国土为我三千万民众拯救危亡......”


       值得一提的是,自九一八事变爆发开始,中国共产党及其在东北的党组织——中共满洲省委就始终站在抗日斗争的最前线。马占山江桥抗战开始,中国共产党北满特委就积极动员群众支援抗战,号召社会各界皆视援马抗日为共同责任,爱国工人、学生、商人积极筹款,并身体力行加入到抗日运动之中,组织游行示威,呼吁政府抗日。在中国共产党的号召下,许多学生赶赴东北援马参军报国,各界仁人志士无不加入抗日洪流,东北各阶层人民纷纷拿起武器,加入抗日救国武装斗争的行列,东北抗日义勇军轰轰烈烈的发展起来。


文:刘洋


编辑:朱萍、赵宇涵